相關標籤

Article

五十年前,首次聯合國人類環境峰會於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行,會上通過《人類環境宣言》,鼓吹透過國際合作解決全球環境問題。長春社派出教育委員會主席魏志立神父(Father Harold Naylor)出席峰會,成為會上唯一的香港代表。為紀念是次世界環保運動里程碑,推廣永續發展和綠色生活,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與瑞典政府剛於6月初舉行名為「Stockholm+50」國際會議。半個世紀以來的香港環保事業,與源於歐美的國際環保大潮關係密切。

「Stockholm+50」國際會議剛於本月2日至3日舉行。(圖片來源:UN Photo/Evan Schneider)
「Stockholm+50」國際會議剛於本月2日至3日舉行。(圖片來源:UN Photo/Evan Schneider)


1962年6月16日,美國綜合雜誌《紐約客》(The New Yorker)開始分三期連載海洋生態學者雷切爾·卡森(Rachel Carson)所著科普讀物《寂靜的春天》(Silent Spring),該作品描述DDT等化學農藥對美國鄉郊生態影響,迅速成為全美暢銷書,不分政府和民間,敲響了美國以至全球的環保運動。1970年,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成立,兩年後DDT在全美被禁使用。雖然卡森的DDT有害論至今尚有爭議,但取締化學農藥已成全球趨勢。

1972年9月,長春社出版該會首份兒童環境教育讀物《麻雀不拋碎紙》,該書譯自美國作家Margaret Gabel的原著Sparrows Don’t Drop Candy Wrappers。圖為書中對卡森《寂靜的春天》文句的引用。(圖片來源:長春社)
1972年9月,長春社出版該會首份兒童環境教育讀物《麻雀不拋碎紙》,該書譯自美國作家Margaret Gabel的原著Sparrows Don’t Drop Candy Wrappers。圖為書中對卡森《寂靜的春天》文句的引用。(圖片來源:長春社)


香港亦是這股國際浪潮的一部份。1969年2月11日,香港保護自然景物協會(Conservancy Association)成立,是香港最早成立的本地環保團體,兩年後易名長春社。1977年7月,港府頒佈《除害劑條例》,規管農藥的註冊和流通。1970年代,漁農處已成功研發在菜畦放置反光紙的物理防治方式,以應對十字花科蔬菜(如白菜、菜心)的蚜蟲侵害問題,避免依賴化學農藥。1994年推出的信譽農場計劃亦繼續採用此物理防治。

1990年代至今,世界環保事業的焦點由農業轉向漁業,由陸地轉向海洋。跨國保育組織國際珊瑚礁倡議(International Coral Reef Initiative)將1997年定為首個「國際珊瑚礁年」(IYOR)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1998年定為「國際海洋年」(IYO)。香港在這股海洋保育熱潮中,扮演了一個更為重要的角色。
 

在塞舌爾群島活珊瑚魚養殖魚排上的香港漁民和當地漁工,活魚即將轉移至由香港遠駛塞舌爾的海鮮收購船,再運回香港集散,攝於1990年代末期。(圖片來源: SPC Live Reef Fish Information Bulletin #16 December 2006, p.5)
在塞舌爾群島活珊瑚魚養殖魚排上的香港漁民和當地漁工,活魚即將轉移至由香港遠駛塞舌爾的海鮮收購船,再運回香港集散,攝於1990年代末期。(圖片來源: SPC Live Reef Fish Information Bulletin #16 December 2006, p.5

1990年代香港是全球活珊瑚魚最大進口地,國際上號稱「海鮮王國」。1997年,香港共有102艘前往菲律賓和印尼的海鮮收購船;活珊瑚魚入口量約2.1萬噸、入口總值約10億港元。1990年代,香港收購船的足跡遍及印太海域,東至基里巴斯、西至塞舌爾群島,間接衝擊全球珊瑚礁生態系統。

1998年,美國海洋生態學者、海鳥專家卡爾·沙芬拿(Carl Safina)出版《海洋之歌-全球海洋生態發現之旅》(Song for the Blue Ocean)一書,其影響力在美國被譽為「當代版《寂靜的春天》」。全書分為三章,其中「遠東太平洋」一章大篇幅描述活珊瑚魚漁業對西太平洋珊瑚島礁、土著社會帶來的變化,香港被描繪為世界活珊瑚魚貿易的中心兼作業技術輸出地。隨着1996年《海岸公園及海岸保護區規例》的頒佈、2007年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推出本地首份《海鮮選擇指引》、2013年起本地水域禁止拖網的法例生效等事件,香港亦趕上當代國際海洋保育的浪潮。

現代香港雖以商業城市、金融中心聞名,但半個世紀以來,香港緊密回應並影響國際環保運動的形勢,留下了不少寶貴經驗和精彩故事。《香港志》首個主題部類——《自然部類》將於明年出版,屆時將會以歷史的視野、方志的文本,全面系統地記述香港的自然遺產、環境與社會互動,敬請密切留意!

 

 

 

本文已在2022年6月20日率先於《星島日報》的《香港故事》專欄刊登。

作者:羅家輝博士(責任編輯)